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新药 自杀 电话

新药 自杀 电话


  清晨,李超穿着张浩乾净的睡衣舒适地坐在餐桌旁,胸口系着餐布,自在地享用着美味的早餐。此刻他在张浩的家中就像主人一样那麽的随意自由。一缕金色的晨曦从餐厅的窗户外洒落,照射在宁静的餐厅中,显得十分的温馨。

  早餐很简单:一块吐司夹培根,一个荷包蛋外加一杯鲜美的牛奶。李超吃的很悠闲,每咬一口食物都细嚼慢咽,还不时地发出一声满足地轻叹。

  不过李超脸上似舒服又似难过的表情却让人感到好奇,只见他不时地昂着头,眯着眼睛,一副享受的样子。他身体的姿势也十分奇异,身体紧紧地贴在餐桌的边缘,整个双腿放在餐桌下,并且大大的分开。

  遮盖双腿的桌布微微颤动着,似乎有个活物在李超的裆部不停地蠕动着。它骚扰的李超不能完整地享用早餐,时不时地停下进食,痛苦地轻哼一声。

  李超忍耐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终於吃完最後一口早餐。当他把食物仔细地咀嚼吞下後,他终於忍不住决定要教训一下不停在他跨下骚扰的活物。

  李超一把扯下胸口的餐巾,扔在桌上,双手伸下桌底,抱住那个活物,两腿用力一夹,把它按在自己的胯下狠狠地撞击着,彷佛在教训一只不听话的宠物。

  一阵微风吹过,把遮盖双腿的桌布悄悄掀起。只见餐桌下一个曲线动人的窈窕身姿跪着伏在李超的胯下,赤裸的玉体仅仅穿着一件秀气的粉红色围裙,短小的围裙无法完全掩盖住她莹白如玉的娇躯,於是整个光滑雪白的玉背,丰满圆润的美臀便刺眼地暴露在晨曦中。

  她天鹅般纤细的美颈被李超的双腿死死地夹着,李超那双粗糙的大手紧紧地抱着那美丽的螓首,不停地抽插着性感容颜上的娇艳樱唇。

  剧烈的晃动让整个餐桌轻微地颤动,桌下的玉人紧锁黛眉,表情痛苦,坐在椅上的李超则满脸的享受。肉棒在玉人的口中被灵巧的香舌舔舐着,缠绕着。反复的抽插让香唾混合着某种液体,在性感的下唇拖下长长的晶莹粘丝。

  不知经过多少次的活塞运动,终於肉棒抵着舌根,开始猛烈的射精。胯下玉人紧紧地含住跳动的肉棒,鼓着绯红的双颊,努力不让一滴精液漏出。

  泄慾後的李超带着满脸舒爽的表情,掀开桌布,只见桌下美丽的螓首抬起,露出一张性感妩媚的脸庞。如果张浩在此看到,一定会震惊地发现,这张娇颜正是他最心爱的女人--余嫣然。

  「张开嘴巴」李超命令道。

  嫣然痴痴地望着李超,张开红唇,只见口中满含腥臭的浓精。

  「可以吞下去了」李超满意地点了点头。嫣然听完便闭上娇艳的樱唇,蠕动着咽喉,把腥臭浓厚的精液一口口地吞进腹中。

  李超拍了拍嫣然的脸,淫笑着说「早餐好吃吗?」嫣然点了点头,媚声道:「好吃!谢谢主人赏赐!」「你下巴上还有呢,可不能浪费粮食啊!这可是我辛辛苦苦挤出来的精华!」李超训斥着。

  嫣然连忙把下巴上粘连的精液,用纤纤玉指刮下,送进嘴里,仔细地吸吮乾净。

  「还有这里也要吃乾净哦!」

  李超指了指胯下。

  这时,嫣然似乎一瞬间变得有点恍惚迷茫,她楞了一下,犹豫着,但最终还是低下头去,把汁水淋漓的肉棒舔舐乾净。不过此刻脸上的表情却变得有点茫然。

  这种细微的变化却被李超捕捉到了,只见他脸色一变,赶紧看了看墙上的时间,然後貌似宠溺地说:「好了,你也累了一个晚上了,一大早还要被我叫起来做早餐。我马上要回公司,你还是去睡一觉吧!」嫣然点了点头,爬出桌下,招呼也不打,像梦游一样飘向卧室。进去後躺在床上,倒头就睡。

  稍等了片刻,李超站起身来,走到冰箱旁打开门,从中取出一物,正是昨天下午嫣然喝过的矿泉水。

  李超打开瓶盖,瞧了瞧瓶口上残留的嫣红唇印,把瓶子放在鼻下嗅了嗅,脸上浮现出一抹不可捉摸的笑容。接着他走到盥洗间,在水池旁高高地举起瓶子,倾斜着,把剩下的水缓慢地倒入池中。

  做完这些事後,李超带着空瓶,打开张浩家的大门,头也不回的走了。

  李超并没有去公司,反而转身下了一层楼,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进入房间後,刚一打开书房的门,就看见一个男人对着电脑屏幕上嫣然的淫荡影像,不停地套弄着肉棒。身边的纸篓里还堆积着一团团用过的纸巾,散发出阵阵腥臭。

  男人听见李超开门的声音,眼睛继续直勾勾地盯着屏幕上的嫣然,头也不回地说:「大哥,那婊子真是太骚了,不仅长的狐媚,身材也火爆,让人简直要流鼻血嘛,害的我打了一晚上的手枪!哥,啥时候分我一杯羹啊?好想真刀实枪的和那骚货干一场。」李超皱了皱眉说道:「会有机会的,你不要光顾着自渎,正事办的怎麽样了?」男人不理不睬,沉浸在幻想中继续自慰,直到在满足地叹气声中,把那几乎少的可怜的稀薄精液释放了出来,疲倦地说道:「我李强办事你还不放心吗?如果我没估计错的话,那可怜的男人顶死只看到他未婚妻昨天刚被你破处後高潮的样子,後面的都及时断掉由我接手了。」说完手一甩,又一团包着精液的纸巾飞进了纸篓中。

  「嗯,那就好。」

  李超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空瓶冷笑道:「真想看看张浩当时脸上的精彩表情。以张浩的性格和对他未婚妻的感情,估计他很快就会打电话给那母狗。我走时已把她的手机开机了,他家的电话你也都搞定了?」终於,屏幕前的李强旋转着老板椅回过身来,面对着李超。只见此人满脸的刻薄阴险,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睛,一看就是个斯文禽兽。

  李强扶了扶眼镜,阴笑道:「那是当然!早上你前脚才走,我後脚就把楼上那女人切断的电话线给恢复了,现在我们就坐等着看好戏了。」「不错,很想看到他们抱头痛哭的样子。而且後面余嫣然发誓做性奴的淫荡录像,是我以後控制他们双方的一张王牌!」「哥,我研发的那新药--Cupid' s Arrow,药效如何?嘿嘿,那骚货让你爽死了吧,要她做啥就做啥,比条狗还听话!」李强一脸的淫笑。

  李超把玩着手中空的矿泉水瓶玩味地笑道:「还不错,她服用後刚被破身就被我肏到高潮,一晚上还不停地向我索欢,我差点被她榨乾了。正如实验中那样,她不仅肉体上对情慾无比的渴求,而且神志也彷佛被催眠了一样,对我百依百顺,虽偶尔稍有反抗,但肏两下後几乎瞬间就对我充满了爱意,哈,你没见她早上还光着身子为我做爱心早餐呢。此药有如此神效果然不愧为Cupid' s Arrow之称。」说完顿了顿,又皱眉道:「不过药效时间和临床实验结果不符,才过了16个小时,她就开始有清醒的迹象了,你不是说能持续整整一天的吗?」「如果不神奇也不会用丘比特之箭来给它命名了,可惜同一个人身上只能用一次,要不然就会变成白痴。关於药效时间上的问题,也许人和人的体质不一样吧,毕竟临床试验的那几个女人神经本来就不太正常。」李强耸了耸肩随意地说着。

  李超点了点头:「早上幸好我反应的快,见势不对提早离开了。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我已经以个人的身份进入AMS董事会了。」「哥,恭喜你,那我们的计划可以开始了吗?」李强一脸的惊喜。

  李超摇了摇头说:「还是先等等吧,虽然已经把那帮贪婪的老家伙安抚好了,但想要坐上董事长的位置还需时日。等我一旦完全控制住董事会後,就召开董事大会罢免慕容老头,然後找个傀儡做CEO,到时AMS将尽收囊中,嘿嘿……」「听说慕容老头的女儿慕容晚晴不仅长的国色天香,美丽非凡,而且还是个冰山美人呢!到时候不知道她肯不肯为她父亲做出点牺牲哦,嘿嘿!」李强淫笑着说道。

  听到慕容晚晴的名字,李超的脸上似乎充满了向往,面带憧憬地说道:「不错,我曾在一次宴会上远远地看见过她,确实美丽无双,让我非常惊艳。甚至比余嫣然还要漂亮,可惜就是太冷傲了。不过越是冷傲的女人,征服的过程越是让人期待啊!」说完俩人互相看了一眼,便桀桀地邪笑了起来。

  李强随意瞥了一眼屏幕,突然发现了异常情况,他赶紧叫道:「大哥,快看!楼上那女人醒了。」李超赶紧走到电脑旁,双眼紧紧盯着监控画面里刚刚起床的嫣然。这台电脑上正运行着几乎和张浩电脑上同样的监控软件,只不过这台电脑上运行的才是真正的总控制台,不仅能够随时切断远程子客户端,而且还能够看到即时画面。

  其实李超在张浩离家前,就已经发现了监控设备。他通过种种途径,收买了给张浩监控设备的人,张浩所谓的朋友--周扬。当时的周扬已经陷入快要破产的境地,被李超大量的的资金注入後,便完全听从於李超,出卖了张浩,把他家真正的总控制端给了李超。张浩再也没有想到他作为防盗用的监控设备,反而作茧自缚,为他招来窥视者,盗取了他生命中最宝贵的「财产」。

  画面中,嫣然从睡梦中缓缓醒来,坐起身子,满脸的迷茫,表情带着深深的困惑……楼上,张浩家------从餐桌下爬出的嫣然与之间的清醒状态完全不同,就像嗑了迷幻药一样,她恍恍惚惚地飘进卧室,躺在柔软的床上,昏迷般地沉沉睡去。

  李超什麽时候走的,嫣然并不知晓,她只感到从昨天到现在整整一夜似乎都陷入了一场无法自拔的梦境中,好像自我的意识被困锁在心灵的最深处,她清醒地看着另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女人,不停地表演着一场场淫糜的戏码。无论她怎样挣扎呐喊,都无法冲破牢笼。

  嫣然觉得脑海里好像有两种人格在相互争斗:一个是温柔贤淑,优雅端庄的自己;一个是性感妖艳,淫荡妖娆的自己。两种人格就像拔河一样,让她不停地在淫荡和端庄之间来回的徘徊。那种精神上的剧烈拉扯,就像锯子一样,把她的神经来回的割据,使她头痛欲裂。

  在梦里,嫣然看到自己被一个面目不清的陌生男人奸淫着,自己还无耻地向其索欢,甚至在慾望之下发誓做那个男人的性奴和母狗。陌生男人巨大的肉棒把自己原本优雅端庄的人格推入身体深处,并将其牢牢地困锁住。而淫荡妖娆的人格却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臣服於男人的胯下,不停地与他缠绵欢爱,向其表述爱意,宣誓为奴。任由体内被困锁的自己百般挣扎反抗都无济於事。

  在陌生男人不停地亵玩下,被困锁在心灵最深处的自己似乎也渐渐地能感受到肉棒的火热,蜜穴的充盈。私处传来的无限快感犹如涟漪一样不停地向全身蔓延。直到最後,巨大的快感终於让体内和体外两种人格一同达到了极度的高潮。

  梦外,床上的嫣然此刻表情充满了挣扎,贝齿轻噬樱唇,新月般弯长的黛眉紧蹙,柔荑般的粉拳紧握,身体微微扭动着。梦里,在高潮巅峰的那一霎那,嫣然终於看清楚了那个陌生男人的脸--李超!那个未婚夫的仇人,令她恶心的猥琐男人。

  骇然之下,嫣然从噩梦中惊醒,带着满脸的惊恐猛地坐起身来,脸色苍白,全身都流着冷汗,然而蜜穴却感到湿漉漉的,那种高潮後残留的快感似乎还在不停地刺激着嫣然的神经。

  嫣然终於全部想起来了,自从昨天回家喝了点矿泉水後,她的身体和神志似乎就有了一种奇妙的变化:身体变得敏感而又饥渴,充满了情慾,当看到奸淫自己的李超时却反而莫名其妙地爱上了他,那一刻她完全忘记了张浩,心中却对李超充满了无限的爱意,甚至发誓做他性奴。

  回想着整整一夜自己做过的所有事,说过的每一句话,嫣然心中充满了无限痛苦和绝望。她双手捂着脸,泪水从指缝中不停地流淌出来,顺着皓腕,打湿了睡裙。她痛恨李超,这个混蛋不仅夺去了自己的贞操,更彻底毁灭了她与张浩之间纯洁深厚的爱情。只要一想起自己曾在李超的身下婉转娇吟,淫荡索欢,嫣然就止不住的痛苦万分,心中充满了耻辱和对张浩的无限愧疚。

  李超对嫣然做过的事犹如梦魇一般缠绕着她,就算恢复清醒也只能加深她的绝望。彷佛一个噩梦者刚惊醒过来,却发现坠入了另一个更深更痛苦的深渊。

  此时嫣然想到了死--是的,只有死亡才能让她解除痛苦,摆脱耻辱的梦魇,才能让她从对张浩的无限内疚中解脱出来。嫣然与张浩俩人越是深爱着彼此,嫣然越是无法面对张浩。

  想到这里,嫣然下了床,一步步地走到梳妆台旁,梳妆台上放置着一柄锋利的水果刀。这把水果刀曾是嫣然每天为张浩削水果用的,是她贤惠的象徵,一想起张浩拿着削好的水果满脸无奈的表情,嫣然脸上的表情不由得一柔。但此时此刻,这把充满温馨回忆的刀却将要结束嫣然的生命。

  嫣然拿起闪烁着锐利光芒的刀具,看着桌上俩人幸福甜蜜的合照,心中默默念到:再见了,老公。谢谢你对我的爱,谢谢你留给我五年美好的回忆。只要拥有这些,就算在另一个世界嫣然也不会寂寞。如果,如果真的有下辈子,嫣然希望还能够做你的妻子……别了,我的爱人……嫣然带着对张浩的幸福回忆,手中的刀具向皓腕径直挥下------楼下盯着屏幕的李超看到嫣然要自杀,满脸的惊骇和慌乱,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外表性感妩媚的女人,内在性格竟然如此的刚烈。他以为经过这一夜彻底的淫乱,肉体上的调教加上性奴的宣誓,可以让嫣然清醒後也屈服於他,可惜他算错了。

  「这女人疯了!」

  李强也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措手不及。

  画面上,就在锋利的刀具即将落在皓腕上那一刻,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叮铃铃……叮铃铃……」李超松了一口气,随即又咬牙切齿道:「张浩这个杂种终於打过来了。妈的,要是他让嫣然死了,我绝对不会饶过他!」挥落中的刀具瞬间停留在皓腕上,嫣然默不作声,她预感到这是张浩的电话。

  她不敢接,她怕无法面对张浩;但她又想在生命的最後一刻能听到远方爱人的声音。

  嫣然无声地哭泣着,美丽的脸庞上已满是泪水。刀具停留在皓腕上,电话铃声持续地响着,彷佛她不接的话,将会这样一直响下去,直到永远。

  终於,对爱人的强烈思念让嫣然无法控制自己,纤手慢慢地拿起电话,无言地听着。就让我最後一次听一听他的声音吧,就当保留一份美好的回忆吧,这样我即使死去也再无遗憾了,嫣然心中这样想到。

  「老婆!老婆你在吗?」

  电话那边出现张浩小心翼翼的声音。

  「……」

  「老婆……是你吗?老婆你说说话!你千万不要吓我啊!」张浩的声音变得紧张起来。

  「……」

  张浩等了一会儿,见嫣然没有反应,他也沉默了下来,彷佛在为即将要说的话酝酿着。过了好一会儿,张浩终於开口,他用着沙哑的嗓音深情地向嫣然缓缓诉说。

  「……老婆,不管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件我从未对你陈述过的事实:老婆!我爱你!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像你一样,在我心中占据如此重要的地位。自从遇到你之後,我平凡的人生终於充满了光彩。是你让我有了存在的理由,给了我前进的动力,是你让我对我的後半生充满了期待!能够让你做我的新娘是我一生中最幸福和骄傲的事!」「……」嫣然虽然沉默着,但已泣不成声。

  「老婆,我要告诉你,世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你不再爱我。只要你心中有我,无论天涯海角,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都会跟随你的身影,追上你,把你拥在怀中。生同衾死同穴不是我对你的誓言,而是我将付诸的行动……老婆,我愿携着你的手与你一起慢慢变老,等当我们满头白发的时候,曾经的一切就像过往云烟一样不值一提,那时我们眼中剩下的将只有彼此!」「……老公!呜呜……」哭泣中,嫣然终於无法克制地喊出声来,锋利的刀具从手中滑落,掉在地上。

  「……老婆!我爱你!……」

  电话那边的声音也带着梗咽。

  「老公!我也爱你!……呜呜……」

  「老婆,无论你遇到什麽事,受到什麽伤害,请千万不要伤害自己,因为你伤害自己也就等於伤害我。老婆,请为了我好好保重自己好吗,所有的一切就让它过去吧!」「……老公,我,我……我已被,我……」「老婆,过去的就算了,如果你不想说,我以後都不会问的。你只要记得,我不仅爱着你的人,更爱你那颗美好的心灵!只要你的灵魂属於我,其他的都是其次。所以无论发生什麽事,我都会始终如一的爱你。」「……老公,我,我对不起你……」「老婆,千万不要这麽说,如果要说对不起的话,应该我对你说对不起才是。是我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到伤害,使你如此痛苦!老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回来,我已经申请提前回国了,虽然这边出了点状况,但最多两个星期後就能回家!老婆,到时候我们又能幸福的在一起了!老婆,答应我,请爱惜自己,保重好自己,等我回来,好吗?」「嗯,老公,你快回来!我等你……」嫣然擦乾眼泪,点了点头低声道。

  「对了,雪婷今天会到我们家住,让她多陪陪你。有她陪着你我也比较放心,家里……没有其他人吧?」「现在……已经没有了……」「那就好!老婆,记得一定要好好保护好自己,等我回来哦!还有,你找个……」之後俩人在电话里煲着迟来的电话粥,温馨的话语和张浩长时间的抚慰劝解,使嫣然再也无法升起轻生的念头了。她此刻心中只想着等待张浩的回归,投入他的怀里再也不分开,嫣然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迫切地希望看到爱人的脸庞和身影。

  张浩在电话里又交代了嫣然诸多事宜,特别是关於安全的。他让嫣然找一个叫周扬的朋友,是做安全器材的,请他帮忙把家里安装上防盗门,防盗窗,电子防盗系统等等,并把防盗系统直接与110相连接。再有就是为了安全起见,张浩会打电话请自己父母过去照顾嫣然,还叫嫣然如果出门要与雪婷同进同出,这样家中有四个人住,嫣然的安全便能得到保障了。

  通话中,嫣然隐隐感到张浩似乎已经知道了什麽,但她无法开口询问;而电话那边的张浩怕刺激到嫣然,也丝毫不敢触及这个话题。千里之隔的俩人此刻虽然在心灵上前所未有的紧紧贴在一起,但却有一种咫尺天涯的感觉。

  即使这样,张浩对嫣然深切的爱也让她无比感动。张浩不知道,正是他那通电话把嫣然从死亡的边缘挽回,是他的爱让嫣然对这个世界再次充满了留恋,心中也再次变得温暖起来。

  刚结束通话,眼泪还未拭乾的嫣然便听见玄关处的门铃突然响起。

  嫣然一惊,犹豫着等了半响,走到门口,小心翼翼地从猫眼里望去,之後便松了一口气似的拍了拍心口把门打开。

  门还未完全打开,雪婷那充满青春活力气息的娇躯就挤入门内,漂亮清纯的俏脸猛地映入眼睑。

  只见雪婷噘着樱桃小嘴撒娇道:「嫂子,你怎麽才开门啊?我在门口敲了大半天的门了,都累死我了!」

   【完】